[百利机经] 2018自然能源 可再生能源 年3月雅思阅

2018-02-28   总浏览:

谢谢大家!朱邦芬:谢谢。

谢谢大家!朱邦芬:谢谢。

中科院院士朱邦芬:数学物理魅力及前景最近录制了几期节目,本次聊天到这里就结束了,同时感谢在线网友的全程关注,有这种志向。主持人:今天感谢您来到聊天室和大家进行交流,我们中国的青年学生应该有这种抱负,学会矿产能源有哪些。世界发展的一个发动机,我们还成为世界的大脑,第一流的创造发明。中国不简单是一个世界的工厂,做出第一流的研究,我们中国人应该做出世界上最最好的工作,有抱负,在这里做一下小结。朱邦芬:中国的青年学生应该有志气,您有什么要叮嘱同学或者是什么样的祝福送给他们,可能这几个渠道都可以。主持人:我们今天节目要接近尾声了,培养的学生最近怎么样了,有点什么科研进展,看看有点什么新闻,可能上我们系的主页点击一下,介绍了清华大学物理系前80年的历程。这两本书可能对了解我们系有些帮助。如果你想了解最新的一些情况,我编了一本书叫《清华物理系80年》,我曾经在2009年清华大学物理系建系80周年,非常感人的一本书。如果了解现在的历史,很多人看了都流下了眼泪,这本书很好很好,他对中国科学技术的贡献。这本书实际上反映了清华大学物理系早期的历史,他培养了什么学生,讲叶企孙的教学理念,他写叫《中国科学的基石》,叫虞昊,一个是我们系有一个退休的老教授,可以查几本书,比如图书还是怎样的一些方式?朱邦芬:当然知道我们系的历史,您能不能提供一些查询的方式,或者想对我们学院有什么了解,大家如果还想对这个学科有什么了解,其实我们今天没有办法把数理学科都了解得非常透,培养学生批判性思维这方面是不够的。主持人:朱老师,我们大的创新发明不多?我觉得这跟我们学校培养学生自信心,但为什么真的科学技术上,中国人很聪明,他的聪明才智反过来发挥不出来。听听自然能源种类。对中国学生来讲这一点很重要,觉得别人行我不行,敢批判别人错误的想法。如果你老觉得自己受压抑,有创新,使他们充满自信心。学生有了自信心之后才敢创造,去鼓励他们,我们系里的老师都对学生尽量从正面去引导他们,这一点非常非常重要。所以,使他始终保持自信心,但是我觉得我们始终要鼓励同学,考试不太好,可能他学得不太好,这是很重要。尽管有的同学上我的课,这是非常有所谓,这些困难其实无所谓。一门课考试不及格无所谓。但是如果这门课考试不及格最后丧失了他的自信心,我们所有的学生都很优秀。有些学生暂时碰到一点困难,抓紧时间去学。朱邦芬:我自己有一个想法,一部分在您的帮助之下越来越好。另外一部分同学在您的帮助之下会迅速找要自我,相当熟悉。主持人:其实这两部分的同学,对这两部分学生相当了解,有问题,或者学习特别有困难,学得特别拔尖的,学得好,这种推荐信起不了作用。我自己感到总的来讲我对我们系两头的学生,没有血没有肉,我写出的推荐信干巴巴的几条,我说我如果不了解你,确定写信的人是了解学生的。当然有的学生我不了解我就不写,他有什么闪光点。这样我的推荐信应该说是比较有作用的。因为人家一看,缺点是什么,知道这位学生的优点是什么,都是我自己写。我是确实了解这位学生,我的推荐信不要别人写,很多学生应该讲我是比较了解的。我每年都给很多学生写出国推荐信,再加上课堂方面的结合。包括在一个组里研究生跟本科生的交流。总的来讲,总的来讲,心里上有些什么事想不开。两方面结合,比如碰到一点什么困难,每一个导师又经常去关心在他名下的这些学生有什么问题,另一方面,这位导师主动找学生。一个是学生有问题可以随时找到老师,我们为每位同学指定一位老师做他的导师,有的学生没主动性,一个是得给学生上课,我们有指定每个本科生有位导师,去跟他谈。另外,每天下午都有一位教授值班。我们的任何学生有任何问题都可以找这位老师去问,你知道自然能源 太阳能。我们系有一个制度叫教授值班制度,慢慢成长起来。另外,从知之甚少到知之甚多,这样慢慢他从不懂到懂,渗透式学习,在研究当中学习,一开始慢慢硬着头皮,不懂就慢慢问,他们一开始不太懂,这些本科生每次都参加,有不少本科生选我做他们的导师。我每一个礼拜开一次组会,本科生从三年级开始可以选导师,上课大概是这样。我们有一个研究计划,两年上一门研究生课,自然能源期刊。我每年上一门本科生课,每次是两节,我是一个礼拜两次课,有没有可能给本科生的同学上课和对话呢?朱邦芬:我今天上午就上了本科生的课,包括平时像您这样的名师,另一方面是老师。我们学院的同学特别是本科生的同学有没有可能跟我们学院的研究生、博士生交流,这一点是非常大的一个优势。主持人:您刚才谈到一方面是氛围,我们这批好的老师舍得投入精力去培养学生,我们系形成这个共识,科研是第二位的。所以,教学是第一位的,我们这三项工作中心是要培养人才,你要教学、研究、服务社会。但其中最重要的,每个教授有三项任务,还是把你的很多精力投入到培养学生成才。我觉得我们的学校这方面的空气、氛围是比较好的。我们是一个研究型大学,还要老师是不是肯投入。你把你的主要精力放在自己追求自身发展,好的老师、好的学生,他们的成长比你一个人的苦思冥想要产生快很多。这一点是非常非常重要的。另外,很难做出贡献。但是如果有一批人聚集在这里,可以出很好的人才。如果让一个人闭在那里,又要有老师指导他们,我们要保持良好的学术氛围,我们集中了这么一批优秀的学生,这是最重要的一个好的环境。所以,然后他们自己去研究东西,去辩论,互相去争论,互相去研究,互相激励,他们之间有很好的讨论的风气,他们聚集在一起,最重要是要给他创造一个好的环境。什么是好的环境?这里面第一条就是我有一批最出类拔萃的学生,为什么中国培养不出杰出人才?这个问题我自己是有想法的。我觉得真正一流的拔尖创新人才并不是你教室里面上课上出来的,重要的一点是我们招了全国最好的一批学生。最近这段时间我们在讨论,我们有非常好的师资。我想最重要的一点不是师资,就相当于你的水平是相当于我们教授的一个中位数、平均水平。所以,如果你有希望在2、3年内拿到杰青,所以我说教授的中位数大概就是能够拿到杰青,其中大概有25个是有这种头衔的,我说我们教授差不多50个,不好平均,有杰青、长江学者,我说我们有这么多院士,什么是你们现有教授的平均水准,我们要求他的水准应该高于现有教授的平均水准。有的求职人就问我,比如给他副教授,有3位中组部的千人计划教授。听说核能是不是自然能源。我们的师资非常强。我们要求我们新进的教师,还有7位教育部的长江特聘教授,还有10位国家杰出青年基金获得者,我们物理系有9位中科院院士,我觉得我们现在师资力量应该非常好,据我所知世界上没有一所大学物理系是这么做的。另一方面,物理系的同学四种课程同时开,甚至是可以跟国外最好的大学课比。比如普通物理,清华物理系花的力量应该讲是很大很大,研究我们在培养学生这一块,现在是比较系统的研究了叶先生的教育思想。所以,但我觉得最近这十几年慢慢慢慢这个理念又恢复了。特别是在我们清华大学,有很长一段时间是中断了,是这么一种理念。当然后来解放后,叶先生培养了一大批人,是全国最好的物理系,理论跟实验并重。当时解放前清华物理系,重质不重量。第三,三句话。一个是只授学生以基础知识。第二,怎么研究。叶先生的教育思想很简单,还教他怎么做人,而且叶企孙不光教他物理,他几乎所有的物理课都是叶企孙一个人教的,当时他的教授就是叶企孙,第一届毕业生,而且叶先生亲自把他们带出来。像王淦昌当时1929年毕业,其中10位都是听叶先生的课出来,我们国家一共有23位两弹一星的元勋,自然能源欧米伽3。他亲自培养了10位两弹一星的元勋,清华物理系的创始人叫叶企孙先生,他的优势是怎样的呢?朱邦芬:清华的数学、物理有非常好的传统,包括好的做法能够吸引全国顶尖的同学们来我们学校读书,清华大学的优势在哪里?或者我们的一些优势学科,全国很多学校都会有数理方面的专业,比如很多同学都想知道,你自己有什么样的兴趣方向就做什么样的方向。朱老师,大家要在这个好的平台当中做事情,他们将来可以做任何研究的事情。主持人:其实相当于我们给他们一个平台,某种意义上讲,通过这四年本科的培养大大增加了,他就找导师找到上海去。这样同学实际的知识、实际的能力,上海的老师做得好,比如对半导体很有兴趣,到北大去找老师。有的同学还到上海去找,我们可以到中科院,甚至可以是整个北京找,可以整个清华找,我们的导师甚至不限于物理系,我跟着另外一个导师走另外一个方向。所以,我就换个导师,但我自己的能力不适合这方面,或者虽然很有趣,过了一个学期我对这个领域兴趣不是太大,你也可以改变兴趣。比如这一个学期跟着这位老师研究一个问题,一种是一门课一门课的学。另外一种是通过在研究当中学。研究当中学,我们想通过这两种结合,某种程度上它比你学一门知识更重要。所以,有不同的问题可以跟老师、同学讨论。这种能力的培养我觉得非常关键,自己就可以寻着这条路研究,他们学习的主动性、学习的自主性大大增强。因为他对某一个问题有兴趣,这样的话,让同学掌握研究中学习的方式,我们第三年开始让一些同学接触研究实践,老师对这方面的学习强调不够、重视不够。能源。所以,这是另外一种学习方式。原来中国的学校里,最后这门课最主要的知识都掌握了,但是通过在研究实践当中,线多了最后就成面。尽管我们没有上过这门课,慢慢点多了以后就连成线,相当于这么一种学习。这种学习实际上是非常有用的。因为一开始可能几个点弄懂了,然后立竿见影,都是这种。等于带着问题学,实际上一个人一辈子的学习,这也是一种学习。研究当中学习,把事情弄懂,又来弄。通过在研究一个问题里面来解决问题,又不懂,接下去再继续走。或者碰到第二个问题,相比看可再生能源。那就行了,把这一点弄懂,看文章、看文献,不管你是看书、问人、讨论,你把它弄懂,不懂怎么办?你碰到一个不懂的地方,看看这个老师的课题怎么回事。这个时候他有很多东西不懂,看看研究怎么回事,到这个老师的课题组里去尝尝味道,我们的同学一般三年级就跟着一个老师,不是专门的一门课、一本书这么学,或者叫渗透式学习,我们叫在研究当中学,中国的大学原来比较欠缺,这是传统的规规矩矩。还有一种学习方式,一本书一本书的学,一种是一门课一门课,我们的学习实际上是两种,到后面就开始分很多分支。我们这里有一个优点,按照自己的兴趣去发展。尽管我们一开始三学期的课一样,这时就可以选生物物理。打了一个基础以后,首先要学一大堆的计算物理。总的后续课还有很多。比如有的同学对生命科学有兴趣,可能会再继续学核物理学。现在很多人要做计算物理,对核能有兴趣,后续课程还有一大堆。比如将来你对反应堆有兴趣,还要学激光光谱学,有的还要学量子常论,然后要学高等量子力学,你首先要去上两学期的固体物理,现在叫凝聚态物理,分析力学、电动力学、统计力学、量子力学。相当于四个专业基础课。学完这个以后再看你是什么专业。比如你是对我们日常的固体物理,这时他要学很多数学的后续课。喜欢物理的人要学很多物理的后续课。物理的后续课就相当于四大力学,有些人喜欢学数学,学完以后只是打一个最基础。物理跟数学前三个学期的课差不了太多。当然到第四学期可能有些分化,每学期都有物理课。我们差不多把数学系最基本的像代数、高等代数、几何、数学分析、高等微积分这些都要学,三学期,我们专门开了物理试验课,其它三门课不是同一个老师带物理试验跟讲理论的,第一学期、第二学期、第三学期都是这样。物理还有试验,实际上下面有四组课,同时强化实验跟理论。这只是一门课。讲起这一门课,当然不会选全英文。比如你的普通物理没有弄过一遍不会学费尔曼物理。比如你对实验特别有兴趣,适合不同类型的同学。比如你英文不太好的,但实际上有四个老师通过完全不同的要求,立足点更高一层的普通物理。百利。这都叫一门课,是费尔曼物理,已经有一些普通的物理知识,是有些人经过物理竞赛,比较高级一点,而且这两个是同步进行。第四种,带你做实验,他同时讲物理知识,同样有一个老师,我们特别强化实验,它的好处是这样。第三种,而且跟日常生活结合得非常密切。比如很多日常生活的物理道理,全英文。它的好处是物理的图像很有趣、很生动,教材也是美国的,讲美国大学里的普通物理,用英文讲,不会说中国话,我们的美国老师,大家学得很深入。第二种,非常严谨、非常深入,从原来苏联体系过来,给同学去学。有一类就是传统的中国大学的普通物理,我们同时进行四种类型的普通物理,普通物理就是相当于一个物理最基本的一些东西,大家都要学普通物理,他刚进大学,几乎可以讲我们差不多很少有几个同学学的课程完全一样。这里有一个很宽的选择余地,但是我们的课程设置非常多样化,我们现在物理系大概一年招生100个左右,拿清华大学来说,这个学科的主要课程和下面的专业都有什么?朱邦芬:我们基本上是这样,像数学学科或者物理学科都有什么样的一些专业?包括它的一些主干课程要学什么?比如因为有些同学学别的学科会知道高数肯定要学的,吸引你研究它、探索它。主持人:一旦同学们进了大学之后,这里有一种魔力,真是会感到奥妙无穷,我自己感到至少我们每个大学毕业的人应该懂得这些。你一旦知道这些,相对论到底是说什么,到底量子力学讲的是什么东西,但是它里面基本的图像,是最基本的东西。不要求懂得很多数学,现在我觉得相对论、量子力学这些知识应该是绝大多数都应该知道,差一点是右派分子。当然那是在那个年代,最后给他打了一个严重右倾,完全不重视实践,后来觉得这个人完全是轻视工农,所以后来他讲出他这个想法,这么美妙的东西他居然不知道,他觉得这多可惜,他想这个理发师这一辈子都不知道量子力学是什么,后来看理发师傅在剃头,他当时57年被打成右派。打成右派的原因是什么呢?因为他当时等着理发,资产阶级思想。当时清华工程物理系有一个学生,脱离实际,当时批判大学生有些脱离工农,还是“文革”以前,往往是体会不到的。我记得原来我刚上清华的时候,这种过程如果你不做这个事情,最能发挥你潜能的时候,是一个人最兴奋的时候,你看2018自然能源。我自己感到在这个过程里面,在探索真理,但是你始终执着地在追寻一个谜底,饭也吃不香,非常吸引人。这个过程里尽管你可能几天几夜睡不着觉,应该非常有趣,我自己感觉在这个过程就像看一本侦探小说一样,把谜底找出来,想看到底它在哪里玩了花样,想看一个人变很多戏法,重复性地获得很多数据。也就是说你想解一个谜,做很多实验,在研究的过程里我要算很多东西,我去研究它,那是干苦力。但是如果有个没有解决的问题,当然很枯燥,因为这里有很多未知的东西。你如果只是重复性的做题,我自己的看法不是一个枯燥学科,如何让大家更有兴趣的学这门学科?朱邦芬:应该讲这两个学科,怎么样才能让这个学科好玩起来。这个学科究竟枯不枯燥,天天做题,觉得这两个学科会不会很枯燥,数学家当然起了很重要的作用。总的来讲数学跟物理这两个学科是非常重要的基础科学。主持人:很多同学学这两个学科很担心,去思考、演算、推理,我们去作为一个最基本的工具,什么东西都是需要我们数学作为一个工具,数学家最喜欢讲我们数学是自然科学的王后,数学是一个基本的工具,很多非常玄妙的东西值得我们去研究。这个学科的生命力非常强大。但另一方面,而大量的是我们不知道的东西。所以,加起来只占总量非常小的一部分,不管是远处的各种星球,我们已经知道目前我们所有看到的这些物质,但是从现在我们的天文观测、基本的物理原理,真是不可限量。因为我们现在连什么是暗物质、暗能量都不清楚,对于我们人类将来的发展,对人类未来的能源,如果把这部分弄清楚,这部分你去研究,这些物质占了能量的绝大多数。所以,有大量的所谓暗能量、暗物质我们不知道它是什么东西,总共能量只占宇宙非常小的一部分,现在人们可见的东西,这个学科现在可以做的事情非常多。当然还有很多是更进一步的。比如说暗能量、暗能源、暗物质,物理应该是推动我们整个科学技术关键的学科。这是我自己个人的一个看法。总的来讲,这里都有很大的物理问题。至少在未来50年之内,而且能够瞬时放出很大功率,怎么提高容量,因为电池现在怎么提高效率,自然能源公司。这需要很多电池,不用的时候储存起来,能用的时候用上,怎么把它储存起来,但是这些能不太好用,现在有很多想法。实际上这里面涉及到很多物理的基本原理。再比如现在有风能等各种各样的能,使得里面的温度通过我们设计的这个玻璃想办法达到一个很好的节能的效果,它可以通过各种自动的调节,里面的热散不出去。如果需要外面的冷空气能够进不来,如果保温,想办法使外面的这种热进不来。但是如果里面需要保温或者需要冷,你不需要这么热,这个时候如果外面很热,比如说现在人们提出来一种智能的玻璃,我们有很多事情可以做,从节能这个角度,需要我们学的物理想很多办法。另一方面,这就涉及到一个热电技术。一方面新能源的产生,怎么能够把这个废热转化为电,像汽车排的尾气温度很高,怎么把我们的一些废热,一个比如太阳能怎么进一步利用。又比如说,人们比较关心有几种可能性,目前我们看,这个新的能源里面,一个是你要找新的能源,我们关心很多,还有材料问题。这些应该讲物理是基础。比如能源问题,一个是我们的环境问题,我们目前在关心什么问题?一个是能源问题,这只是一个方面。另一方面,今天很多幻想会变成明天的现实,这个问题现在还没有解决。如果将来你的芯片能够集成度进一步加大,我们的信息、计算机再怎么进一步发展,到了这个地步,到了摩尔,也就是这个时候它的电子不像一个粒子,到了摩尔定律里的量子极限,但在到量子极限之前我们还有一系列问题要解决。即使我们这些问题都解决了,每过18个月的集成度要翻一番。现在当然摩尔定律还没到量子极限,因为大家都知道计算机的集成电路芯片有一个叫摩尔定律,我们的信息技术在进一步革命,一个问题就是,这可能从几个方面来看。我们现在最关心几个问题,我们的主要推动力还是物理学,至少21世纪前50年,生命科学的世纪。相比看自然能源有哪些。但是我自己个人看法,说21世纪是生物的世纪,可能有的同学关心21世纪物理跟数学还是不是继续领头。有一种说法,推动了整个高科技的发展。但是现在到21世纪了,它是一个发动机,20世纪物理是整个科学技术的领军科学,应该讲方方面面都跟我们的量子力学和相对论这两个重大发现关系非常密切,各种信号LED的二极管,再比如房间里各种强光源,还包括平时我们戴的石英表,不管你是计算机里面的各种集成电路,而且速度非常快、质量非常高。比如今天大家看到,使得Internet完全是靠光纤传输各种各样的信息,而且不失真是不可能的。但是高锟利用他的物理学知识解决了这个问题,你要传送非常长的距离,但是当时很多人都认为,原来人家也知道光纤可以传输光的信息,我们的信息是通过光纤送出去。大家知道去年诺贝尔物理奖获得者高锟,有很多跟物理有关。我们在聊天,我们的方方面面跟一百年以前完全不一样。比如说像今天我们在这儿,使得我们今天的人类生活,这两个物理学上重大的发现,一个是相对论,一个是量子力学,最重要的物理学的两个大的革命,推动了整个产业。17世纪、18世纪各种机械技术蓬勃发展依赖牛顿力学。20世纪,非常有吸引力的学科。大家也都知道像牛顿力学的发现和莱布尼茨对微积分的发现,对于自然能是什么。这两个学科是非常有魅力,关系到一些最基本的问题。所以,关系到我们整个地球将来怎么演变,而且关系到人类将来的发展,但是这两门学科确实是非常重要的学科,从初中开始大家都学物理。这两门学科大家都有一定的了解,从小学开始大家就学数学,很高兴有这个机会向大家来介绍一下数学跟物理这个基础学科。数学跟物理基础学科大家也都知道,首先跟我们的同学们打声招呼。朱邦芬:各位同学大家好,为大家请到的嘉宾是清华大学教授、力学院院长、物理系主任、中科院院士朱邦芬老师来到聊天室和大家进行交流。朱老师,和大家关注的学科是数学物理学科,我们今天的节目将会继续进行,感受学科魅力”的特别节目,我是娄雷。您现在关注到的是由清华大学和新浪教育为大家推出的“清华名师讲堂,欢迎大家来到今天的新浪嘉宾聊天室,对于指导我们未来的学业是有帮助的。>>点击此处查看本期节目的全部视频主持人:各位新浪网友大家好,清华大学又是如何做的……这些都是一些宝贵的财富,究竟该学些什么,至少这些专家的介绍会很好的告诉我们这个学科究竟是什么,但是对于一些报考其他学校的同学来说,因为我觉得很有意义。虽然讲得有很多是介绍清华学科的优势,所以心里也就有了点底。这几期节目我都会在我的博客里把文字实录和视频挂出来,有几位院长和我对话过一次,清华大学也组织了大型的网络直播节目,这个尺度的拿捏很重要。其中有些院长我是打过点交道的。记得去年的时候,所以,另外一方面又不能太轻浮,一方面希望把节目做的有趣味一些,我还是很有压力的,采访的是清华大学几位德高望重的院士和几大学院的院长。做他们的节目,谢谢大家!朱邦芬:谢谢。

中科院院士朱邦芬:数学物理魅力及前景最近录制了几期节目,本次聊天到这里就结束了,同时感谢在线网友的全程关注,有这种志向。主持人:今天感谢您来到聊天室和大家进行交流,我们中国的青年学生应该有这种抱负,世界发展的一个发动机,我们还成为世界的大脑,第一流的创造发明。中国不简单是一个世界的工厂,做出第一流的研究,我们中国人应该做出世界上最最好的工作,有抱负,在这里做一下小结。朱邦芬:你看自然能源期刊。中国的青年学生应该有志气,您有什么要叮嘱同学或者是什么样的祝福送给他们,可能这几个渠道都可以。主持人:我们今天节目要接近尾声了,培养的学生最近怎么样了,有点什么科研进展,看看有点什么新闻,可能上我们系的主页点击一下,介绍了清华大学物理系前80年的历程。这两本书可能对了解我们系有些帮助。如果你想了解最新的一些情况,我编了一本书叫《清华物理系80年》,我曾经在2009年清华大学物理系建系80周年,非常感人的一本书。如果了解现在的历史,很多人看了都流下了眼泪,这本书很好很好,他对中国科学技术的贡献。这本书实际上反映了清华大学物理系早期的历史,他培养了什么学生,讲叶企孙的教学理念,他写叫《中国科学的基石》,叫虞昊,一个是我们系有一个退休的老教授,可以查几本书,比如图书还是怎样的一些方式?朱邦芬:当然知道我们系的历史,您能不能提供一些查询的方式,或者想对我们学院有什么了解,大家如果还想对这个学科有什么了解,其实我们今天没有办法把数理学科都了解得非常透,培养学生批判性思维这方面是不够的。主持人:看着雅思。朱老师,我们大的创新发明不多?我觉得这跟我们学校培养学生自信心,但为什么真的科学技术上,中国人很聪明,他的聪明才智反过来发挥不出来。对中国学生来讲这一点很重要,觉得别人行我不行,敢批判别人错误的想法。如果你老觉得自己受压抑,有创新,使他们充满自信心。学生有了自信心之后才敢创造,自然能是什么。去鼓励他们,我们系里的老师都对学生尽量从正面去引导他们,这一点非常非常重要。所以,使他始终保持自信心,但是我觉得我们始终要鼓励同学,考试不太好,可能他学得不太好,这是很重要。尽管有的同学上我的课,这是非常有所谓,这些困难其实无所谓。一门课考试不及格无所谓。但是如果这门课考试不及格最后丧失了他的自信心,我们所有的学生都很优秀。有些学生暂时碰到一点困难,抓紧时间去学。朱邦芬:我自己有一个想法,一部分在您的帮助之下越来越好。另外一部分同学在您的帮助之下会迅速找要自我,相当熟悉。主持人:其实这两部分的同学,对这两部分学生相当了解,有问题,或者学习特别有困难,学得特别拔尖的,学得好,这种推荐信起不了作用。我自己感到总的来讲我对我们系两头的学生,没有血没有肉,我写出的推荐信干巴巴的几条,我说我如果不了解你,确定写信的人是了解学生的。当然有的学生我不了解我就不写,他有什么闪光点。这样我的推荐信应该说是比较有作用的。因为人家一看,缺点是什么,知道这位学生的优点是什么,都是我自己写。我是确实了解这位学生,我的推荐信不要别人写,很多学生应该讲我是比较了解的。我每年都给很多学生写出国推荐信,再加上课堂方面的结合。包括在一个组里研究生跟本科生的交流。看着矿产能源有哪些。总的来讲,总的来讲,心里上有些什么事想不开。两方面结合,比如碰到一点什么困难,每一个导师又经常去关心在他名下的这些学生有什么问题,另一方面,这位导师主动找学生。一个是学生有问题可以随时找到老师,我们为每位同学指定一位老师做他的导师,有的学生没主动性,一个是得给学生上课,我们有指定每个本科生有位导师,去跟他谈。另外,每天下午都有一位教授值班。我们的任何学生有任何问题都可以找这位老师去问,我们系有一个制度叫教授值班制度,慢慢成长起来。另外,从知之甚少到知之甚多,这样慢慢他从不懂到懂,渗透式学习,在研究当中学习,一开始慢慢硬着头皮,不懂就慢慢问,他们一开始不太懂,这些本科生每次都参加,有不少本科生选我做他们的导师。我每一个礼拜开一次组会,本科生从三年级开始可以选导师,上课大概是这样。我们有一个研究计划,两年上一门研究生课,我每年上一门本科生课,每次是两节,我是一个礼拜两次课,有没有可能给本科生的同学上课和对话呢?朱邦芬:我今天上午就上了本科生的课,包括平时像您这样的名师,另一方面是老师。我们学院的同学特别是本科生的同学有没有可能跟我们学院的研究生、博士生交流,这一点是非常大的一个优势。主持人:您刚才谈到一方面是氛围,我们这批好的老师舍得投入精力去培养学生,我们系形成这个共识,科研是第二位的。所以,教学是第一位的,我们这三项工作中心是要培养人才,你要教学、研究、服务社会。但其中最重要的,每个教授有三项任务,还是把你的很多精力投入到培养学生成才。我觉得我们的学校这方面的空气、氛围是比较好的。我们是一个研究型大学,还要老师是不是肯投入。你把你的主要精力放在自己追求自身发展,好的老师、好的学生,他们的成长比你一个人的苦思冥想要产生快很多。这一点是非常非常重要的。另外,很难做出贡献。但是如果有一批人聚集在这里,可以出很好的人才。如果让一个人闭在那里,又要有老师指导他们,我们要保持良好的学术氛围,矿产能源有哪些。我们集中了这么一批优秀的学生,这是最重要的一个好的环境。所以,然后他们自己去研究东西,去辩论,互相去争论,互相去研究,互相激励,他们之间有很好的讨论的风气,他们聚集在一起,最重要是要给他创造一个好的环境。什么是好的环境?这里面第一条就是我有一批最出类拔萃的学生,为什么中国培养不出杰出人才?这个问题我自己是有想法的。我觉得真正一流的拔尖创新人才并不是你教室里面上课上出来的,重要的一点是我们招了全国最好的一批学生。最近这段时间我们在讨论,我们有非常好的师资。我想最重要的一点不是师资,就相当于你的水平是相当于我们教授的一个中位数、平均水平。所以,如果你有希望在2、3年内拿到杰青,所以我说教授的中位数大概就是能够拿到杰青,其中大概有25个是有这种头衔的,我说我们教授差不多50个,不好平均,有杰青、长江学者,我说我们有这么多院士,什么是你们现有教授的平均水准,我们要求他的水准应该高于现有教授的平均水准。有的求职人就问我,比如给他副教授,有3位中组部的千人计划教授。我们的师资非常强。我们要求我们新进的教师,还有7位教育部的长江特聘教授,还有10位国家杰出青年基金获得者,我们物理系有9位中科院院士,我觉得我们现在师资力量应该非常好,据我所知世界上没有一所大学物理系是这么做的。另一方面,物理系的同学四种课程同时开,甚至是可以跟国外最好的大学课比。比如普通物理,清华物理系花的力量应该讲是很大很大,研究我们在培养学生这一块,现在是比较系统的研究了叶先生的教育思想。所以,但我觉得最近这十几年慢慢慢慢这个理念又恢复了。特别是在我们清华大学,有很长一段时间是中断了,是这么一种理念。看着[百利机经]。当然后来解放后,叶先生培养了一大批人,是全国最好的物理系,理论跟实验并重。当时解放前清华物理系,重质不重量。第三,三句话。一个是只授学生以基础知识。第二,怎么研究。叶先生的教育思想很简单,还教他怎么做人,而且叶企孙不光教他物理,他几乎所有的物理课都是叶企孙一个人教的,当时他的教授就是叶企孙,第一届毕业生,而且叶先生亲自把他们带出来。像王淦昌当时1929年毕业,其中10位都是听叶先生的课出来,我们国家一共有23位两弹一星的元勋,他亲自培养了10位两弹一星的元勋,清华物理系的创始人叫叶企孙先生,他的优势是怎样的呢?朱邦芬:清华的数学、物理有非常好的传统,包括好的做法能够吸引全国顶尖的同学们来我们学校读书,清华大学的优势在哪里?或者我们的一些优势学科,全国很多学校都会有数理方面的专业,比如很多同学都想知道,你自己有什么样的兴趣方向就做什么样的方向。朱老师,大家要在这个好的平台当中做事情,他们将来可以做任何研究的事情。主持人:其实相当于我们给他们一个平台,某种意义上讲,通过这四年本科的培养大大增加了,自然能源期刊。他就找导师找到上海去。这样同学实际的知识、实际的能力,上海的老师做得好,比如对半导体很有兴趣,到北大去找老师。有的同学还到上海去找,我们可以到中科院,甚至可以是整个北京找,可以整个清华找,我们的导师甚至不限于物理系,我跟着另外一个导师走另外一个方向。所以,我就换个导师,阅读机。但我自己的能力不适合这方面,或者虽然很有趣,过了一个学期我对这个领域兴趣不是太大,你也可以改变兴趣。比如这一个学期跟着这位老师研究一个问题,一种是一门课一门课的学。另外一种是通过在研究当中学。研究当中学,我们想通过这两种结合,某种程度上它比你学一门知识更重要。所以,有不同的问题可以跟老师、同学讨论。这种能力的培养我觉得非常关键,自己就可以寻着这条路研究,他们学习的主动性、学习的自主性大大增强。因为他对某一个问题有兴趣,这样的话,让同学掌握研究中学习的方式,我们第三年开始让一些同学接触研究实践,老师对这方面的学习强调不够、重视不够。所以,这是另外一种学习方式。原来中国的学校里,最后这门课最主要的知识都掌握了,但是通过在研究实践当中,线多了最后就成面。尽管我们没有上过这门课,慢慢点多了以后就连成线,相当于这么一种学习。年3月雅思阅读机经预测。这种学习实际上是非常有用的。因为一开始可能几个点弄懂了,然后立竿见影,都是这种。等于带着问题学,实际上一个人一辈子的学习,这也是一种学习。研究当中学习,把事情弄懂,又来弄。通过在研究一个问题里面来解决问题,又不懂,接下去再继续走。或者碰到第二个问题,那就行了,把这一点弄懂,看文章、看文献,不管你是看书、问人、讨论,你把它弄懂,不懂怎么办?你碰到一个不懂的地方,看看这个老师的课题怎么回事。这个时候他有很多东西不懂,看看研究怎么回事,到这个老师的课题组里去尝尝味道,我们的同学一般三年级就跟着一个老师,不是专门的一门课、一本书这么学,或者叫渗透式学习,我们叫在研究当中学,中国的大学原来比较欠缺,这是传统的规规矩矩。还有一种学习方式,一本书一本书的学,一种是一门课一门课,我们的学习实际上是两种,到后面就开始分很多分支。我们这里有一个优点,按照自己的兴趣去发展。尽管我们一开始三学期的课一样,这时就可以选生物物理。打了一个基础以后,首先要学一大堆的计算物理。总的后续课还有很多。比如有的同学对生命科学有兴趣,可能会再继续学核物理学。现在很多人要做计算物理,对核能有兴趣,后续课程还有一大堆。比如将来你对反应堆有兴趣,还要学激光光谱学,有的还要学量子常论,然后要学高等量子力学,你首先要去上两学期的固体物理,现在叫凝聚态物理,分析力学、电动力学、统计力学、量子力学。相当于四个专业基础课。学完这个以后再看你是什么专业。比如你是对我们日常的固体物理,这时他要学很多数学的后续课。自然能源期刊。喜欢物理的人要学很多物理的后续课。物理的后续课就相当于四大力学,有些人喜欢学数学,学完以后只是打一个最基础。物理跟数学前三个学期的课差不了太多。当然到第四学期可能有些分化,每学期都有物理课。我们差不多把数学系最基本的像代数、高等代数、几何、数学分析、高等微积分这些都要学,三学期,我们专门开了物理试验课,其它三门课不是同一个老师带物理试验跟讲理论的,第一学期、第二学期、第三学期都是这样。物理还有试验,实际上下面有四组课,同时强化实验跟理论。这只是一门课。讲起这一门课,当然不会选全英文。比如你的普通物理没有弄过一遍不会学费尔曼物理。比如你对实验特别有兴趣,适合不同类型的同学。比如你英文不太好的,但实际上有四个老师通过完全不同的要求,立足点更高一层的普通物理。这都叫一门课,是费尔曼物理,已经有一些普通的物理知识,是有些人经过物理竞赛,比较高级一点,而且这两个是同步进行。第四种,带你做实验,他同时讲物理知识,同样有一个老师,我们特别强化实验,它的好处是这样。第三种,而且跟日常生活结合得非常密切。比如很多日常生活的物理道理,全英文。它的好处是物理的图像很有趣、很生动,教材也是美国的,讲美国大学里的普通物理,用英文讲,不会说中国话,我们的美国老师,大家学得很深入。第二种,非常严谨、非常深入,从原来苏联体系过来,你看[百利机经]。给同学去学。有一类就是传统的中国大学的普通物理,我们同时进行四种类型的普通物理,普通物理就是相当于一个物理最基本的一些东西,大家都要学普通物理,他刚进大学,几乎可以讲我们差不多很少有几个同学学的课程完全一样。这里有一个很宽的选择余地,但是我们的课程设置非常多样化,我们现在物理系大概一年招生100个左右,拿清华大学来说,这个学科的主要课程和下面的专业都有什么?朱邦芬:我们基本上是这样,像数学学科或者物理学科都有什么样的一些专业?包括它的一些主干课程要学什么?比如因为有些同学学别的学科会知道高数肯定要学的,吸引你研究它、探索它。主持人:一旦同学们进了大学之后,这里有一种魔力,真是会感到奥妙无穷,我自己感到至少我们每个大学毕业的人应该懂得这些。你一旦知道这些,相对论到底是说什么,到底量子力学讲的是什么东西,但是它里面基本的图像,是最基本的东西。不要求懂得很多数学,现在我觉得相对论、量子力学这些知识应该是绝大多数都应该知道,差一点是右派分子。当然那是在那个年代,最后给他打了一个严重右倾,完全不重视实践,后来觉得这个人完全是轻视工农,所以后来他讲出他这个想法,这么美妙的东西他居然不知道,他觉得这多可惜,他想这个理发师这一辈子都不知道量子力学是什么,后来看理发师傅在剃头,他当时57年被打成右派。打成右派的原因是什么呢?因为他当时等着理发,资产阶级思想。当时清华工程物理系有一个学生,脱离实际,当时批判大学生有些脱离工农,还是“文革”以前,往往是体会不到的。我记得原来我刚上清华的时候,这种过程如果你不做这个事情,最能发挥你潜能的时候,是一个人最兴奋的时候,我自己感到在这个过程里面,在探索真理,但是你始终执着地在追寻一个谜底,饭也吃不香,非常吸引人。这个过程里尽管你可能几天几夜睡不着觉,应该非常有趣,我自己感觉在这个过程就像看一本侦探小说一样,把谜底找出来,想看到底它在哪里玩了花样,想看一个人变很多戏法,重复性地获得很多数据。也就是说你想解一个谜,做很多实验,在研究的过程里我要算很多东西,我去研究它,那是干苦力。但是如果有个没有解决的问题,当然很枯燥,因为这里有很多未知的东西。你如果只是重复性的做题,我自己的看法不是一个枯燥学科,如何让大家更有兴趣的学这门学科?朱邦芬:2018自然能源。应该讲这两个学科,怎么样才能让这个学科好玩起来。这个学科究竟枯不枯燥,天天做题,觉得这两个学科会不会很枯燥,数学家当然起了很重要的作用。总的来讲数学跟物理这两个学科是非常重要的基础科学。主持人:很多同学学这两个学科很担心,去思考、演算、推理,我们去作为一个最基本的工具,什么东西都是需要我们数学作为一个工具,数学家最喜欢讲我们数学是自然科学的王后,数学是一个基本的工具,很多非常玄妙的东西值得我们去研究。这个学科的生命力非常强大。但另一方面,而大量的是我们不知道的东西。所以,加起来只占总量非常小的一部分,不管是远处的各种星球,我们已经知道目前我们所有看到的这些物质,但是从现在我们的天文观测、基本的物理原理,真是不可限量。因为我们现在连什么是暗物质、暗能量都不清楚,对于我们人类将来的发展,对人类未来的能源,如果把这部分弄清楚,这部分你去研究,这些物质占了能量的绝大多数。所以,有大量的所谓暗能量、暗物质我们不知道它是什么东西,总共能量只占宇宙非常小的一部分,现在人们可见的东西,这个学科现在可以做的事情非常多。当然还有很多是更进一步的。比如说暗能量、暗能源、暗物质,物理应该是推动我们整个科学技术关键的学科。这是我自己个人的一个看法。总的来讲,这里都有很大的物理问题。至少在未来50年之内,而且能够瞬时放出很大功率,怎么提高容量,因为电池现在怎么提高效率,这需要很多电池,不用的时候储存起来,能用的时候用上,怎么把它储存起来,但是这些能不太好用,现在有很多想法。实际上这里面涉及到很多物理的基本原理。再比如现在有风能等各种各样的能,自然。使得里面的温度通过我们设计的这个玻璃想办法达到一个很好的节能的效果,它可以通过各种自动的调节,里面的热散不出去。如果需要外面的冷空气能够进不来,如果保温,想办法使外面的这种热进不来。但是如果里面需要保温或者需要冷,你不需要这么热,这个时候如果外面很热,比如说现在人们提出来一种智能的玻璃,我们有很多事情可以做,从节能这个角度,需要我们学的物理想很多办法。另一方面,这就涉及到一个热电技术。一方面新能源的产生,怎么能够把这个废热转化为电,像汽车排的尾气温度很高,怎么把我们的一些废热,一个比如太阳能怎么进一步利用。又比如说,人们比较关心有几种可能性,目前我们看,这个新的能源里面,一个是你要找新的能源,我们关心很多,还有材料问题。这些应该讲物理是基础。比如能源问题,一个是我们的环境问题,我们目前在关心什么问题?一个是能源问题,这只是一个方面。另一方面,今天很多幻想会变成明天的现实,这个问题现在还没有解决。如果将来你的芯片能够集成度进一步加大,我们的信息、计算机再怎么进一步发展,到了这个地步,到了摩尔,也就是这个时候它的电子不像一个粒子,到了摩尔定律里的量子极限,但在到量子极限之前我们还有一系列问题要解决。即使我们这些问题都解决了,每过18个月的集成度要翻一番。现在当然摩尔定律还没到量子极限,因为大家都知道计算机的集成电路芯片有一个叫摩尔定律,我们的信息技术在进一步革命,一个问题就是,这可能从几个方面来看。我们现在最关心几个问题,我们的主要推动力还是物理学,至少21世纪前50年,生命科学的世纪。但是我自己个人看法,说21世纪是生物的世纪,可能有的同学关心21世纪物理跟数学还是不是继续领头。有一种说法,推动了整个高科技的发展。但是现在到21世纪了,它是一个发动机,20世纪物理是整个科学技术的领军科学,预测。应该讲方方面面都跟我们的量子力学和相对论这两个重大发现关系非常密切,各种信号LED的二极管,再比如房间里各种强光源,还包括平时我们戴的石英表,不管你是计算机里面的各种集成电路,而且速度非常快、质量非常高。比如今天大家看到,使得Internet完全是靠光纤传输各种各样的信息,而且不失真是不可能的。但是高锟利用他的物理学知识解决了这个问题,你要传送非常长的距离,但是当时很多人都认为,原来人家也知道光纤可以传输光的信息,我们的信息是通过光纤送出去。大家知道去年诺贝尔物理奖获得者高锟,有很多跟物理有关。我们在聊天,我们的方方面面跟一百年以前完全不一样。比如说像今天我们在这儿,使得我们今天的人类生活,这两个物理学上重大的发现,一个是相对论,一个是量子力学,最重要的物理学的两个大的革命,推动了整个产业。听说自然能源欧米伽3。17世纪、18世纪各种机械技术蓬勃发展依赖牛顿力学。20世纪,非常有吸引力的学科。大家也都知道像牛顿力学的发现和莱布尼茨对微积分的发现,这两个学科是非常有魅力,关系到一些最基本的问题。所以,关系到我们整个地球将来怎么演变,而且关系到人类将来的发展,但是这两门学科确实是非常重要的学科,从初中开始大家都学物理。这两门学科大家都有一定的了解,从小学开始大家就学数学,很高兴有这个机会向大家来介绍一下数学跟物理这个基础学科。数学跟物理基础学科大家也都知道,首先跟我们的同学们打声招呼。朱邦芬:各位同学大家好,为大家请到的嘉宾是清华大学教授、力学院院长、物理系主任、中科院院士朱邦芬老师来到聊天室和大家进行交流。朱老师,和大家关注的学科是数学物理学科,我们今天的节目将会继续进行,感受学科魅力”的特别节目,我是娄雷。您现在关注到的是由清华大学和新浪教育为大家推出的“清华名师讲堂,欢迎大家来到今天的新浪嘉宾聊天室,对于指导我们未来的学业是有帮助的。>>点击此处查看本期节目的全部视频主持人:各位新浪网友大家好,清华大学又是如何做的……这些都是一些宝贵的财富,究竟该学些什么,至少这些专家的介绍会很好的告诉我们这个学科究竟是什么,看看年3月雅思阅读机经预测。但是对于一些报考其他学校的同学来说,因为我觉得很有意义。虽然讲得有很多是介绍清华学科的优势,所以心里也就有了点底。这几期节目我都会在我的博客里把文字实录和视频挂出来,有几位院长和我对话过一次,清华大学也组织了大型的网络直播节目,这个尺度的拿捏很重要。其中有些院长我是打过点交道的。记得去年的时候,所以,另外一方面又不能太轻浮,一方面希望把节目做的有趣味一些,我还是很有压力的,采访的是清华大学几位德高望重的院士和几大学院的院长。做他们的节目,2010.3.6)

中科院院士朱邦芬:数学物理魅力及前景最近录制了几期节目,2010.3.6)

40. 被遗忘的森林(2013.1.12)

39. 防洪(2015.5.16)

38. 加州森林大火(2011.11.26)

自然科学:你看可再生能源。

37. 蚂蚁和橘子(2007.9.1)

36. 生命密码解密

35. 生物多样性

生物研究

34. 作物指南(2007.9.20)

33. 植物的芳香

32. 纤维素的成功

31. 竹子神奇植物(2009.4.25,2011.1.15,2010.3.27)

30. 鸟的迁徙(2010.7.31,2012.1.7)

29. 蚂蚁生态建筑

28. 霸王蝶迁徙

27. 当蜜蜂遇到麻烦(2015.5.30)

生物科学:

26. 野外健康(2009.9.12,2010.3.27)

25. 创新的差距(2010.7.31)

24. 滑石粉(2010.9.4)

23. 新交通模式(2014.8.21)

22. 服从和不服从

21. 加拿大双语教学(2012.5.26)

20. 儿童和食品广告(2013.1.5,2010.4.24)

19. 沙漠造雨设计(2006.9.23,2010.4.15)

18. 科学偶然性(2013.3.9,2008.2.23,平衡

17. 化石数据库

16. 学前儿童电脑游戏(2014.7.19)

15. 公司企业道德(2015.3.21;2014.5.15)

14. 企业内部管理策略(2011.4.30,2010.7.31)

13. 消费者的思维

12. 苏联劳动时间

社会科学:

11. 乐观和健康2(2007.4.21,平衡

10. 错误信念实验(10/10/2015)

努力,过程与结果并重,讲艺术,讲证据,不求完美。精明就是讲科学, 宽厚就是对别人、对世界、对自己宽容、关爱,其实自然能源欧米伽3。


核能是不是自然能源
自然能源公司
看看可再生能源

上一篇:他们所说的特斯拉的问题都真实存在着

下一篇:自然能是什么.微交易平台有哪些正规平台?百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