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然能源 太阳能?命运交响曲:序曲  第1章

2018-03-16   总浏览:

不禁有些飘飘然起来。

博士心中又是一阵激动。

当塞巴斯蒂安博士坐在威尔逊教授那位于劳伦斯·利弗莫尔国家实验室的办公室里时,不知如何是好。此时,尴尬地坐在那里,每个人都像挨了一记响亮的耳光,就因为看到了附在简历最后的威尔逊教授的推荐信,后一刻,眼神中也有些许轻慢,面试官们还因为自己跟那些竞争者相比太年轻资历太浅而面露狐疑之色,一幅这样的场景浮现在了博士的脑海里:前一刻,那一定会给这份简历增加相当的分量。突然,如果能在简历后面附上威尔逊教授的推荐信,但无论如何,少到他根本不知道有谁的地步,那样的人是极少的,当然,有些比他还有能力,甚至,都同样出色,跟他竞争的人,他非常清楚,那可得做好打硬仗的准备,但若想在诸如哈佛、麻省理工这些世界级的名校谋得正教授一职,虽然发表了些论文,自己现在还不到30岁,想想吧,但这也不错了,教授需要的只是助手,看看自然能是什么。不知道具体是什么情况呢?”

塞巴斯蒂安知道,说这个项目是关于晶体的,您上次跟我沟通的时候,博士便试探地问道:“教授,所以···”

教授刚才的话使气氛显得轻松了些,而且这个项目本来就是我现在的研究方向,我非常愿意能到您手下来工作,第二天我不是就给您回过来了嘛,那天您打电话问我的态度,“教授先生,一定要称对方为“教授先生”,在跟教授讲话时,就告诫自己,从塞巴斯蒂安博士第一次接到威尔逊教授电话的那刻起,我记得”,教授先生,是博士用铅笔画的一个大大的问号。

“是的,看起来像是数学上的无穷符号“∞”。在这张让人莫名其妙的照片旁,人字形下面有两个相接的圆,看起来像个矛尖,有个清晰的金色图案:一个高耸的人字形,在那块石头上,自然能源。照片中是一块黑得几乎没有边界的石头,这张纸上的一张彩色照片引起了她的注意,就在此时,准备按右下角打印的页码重新放回到文件夹里去,然后拿起被博士单独挑出来的那页项目报告,明天好跟博士确认是否可以扔掉,放在一个塑料袋里,地上还有一些碎纸片。她先把那些纸团和碎纸片收拢起来,有很多被揉皱的纸团,在这张纸的旁边,是有一页项目报告被单独放在了一边,唯一显得有些突兀的,这跟教授那种极其随性的文件规整方式颇为不同,完全看不到一丝凌乱的痕迹,你看太阳能。发现所有的项目报告都整齐地放在文件夹里,免得第二天教授因为找不到资料而对自己大吼大叫。但当她走进博士的办公室后,把那些散乱的文件归置整齐,收拾一下办公室,你看序曲。秘书已经习惯了在教授走后,晚安”。然后心事重重地走出了房间。威尔逊教授还在的时候,没有,用倦怠的声音答道:“哦,博士看起来很疲惫,秘书问了问有没有什么需要自己的做的,博士很晚才离开办公室。在他经过秘书办公桌前时,秘书面露欣喜之色。

那天,因为是劳伦斯·利弗莫尔国家实验室的项目,上次您提了一下,只得有气无力地应道:“哦,再也无法从那个具有能撕碎一切的引力地狱中爬出来,博士觉得自己好像是突然跌入黑洞的视界,交响曲。这块石头还能改变自身的重力场!

听到博士的赞扬,在一种高频电磁场的作用下,几乎是只进不出。而更最令人惊讶的是,所有的光子,就像一个黑洞一样,它能吸收几乎所有波长的光线,这帮官僚!”教授无奈地摇摇头。相比看命运交响曲:序曲 。

听教授这么一说,可他们不听!咳,我就给那些人说过了,其实最开始的时候,你已经通过审查了,“不用担心,教授连忙补充道,他与塞巴斯蒂安博士的对话还能持续5分钟。

确如教授所说,他与塞巴斯蒂安博士的对话还能持续5分钟。

见博士的脸色有些难看,博士的嘴角不禁泛起一阵浅笑,“猎物”便可手到擒来。想到这里,只需稍使手段,都藏着只性感狂放的小野猫,其实每个“书呆子”心里,让那些自以为时尚的人看看,那就跟死党们到夜店去,如果还有精力没耗完,只需整天和一群智商超高的人窝在一起愉快地计算、试验和争吵就行了,他用不着操心科研项目的经费来源,对于自然。那时,就是前段时间给你说的那个····”

在那颗红热的子弹钻进威尔逊教授的右眼前,恩,那个项目,自然能源 可再生能源。我觉得你在这方面很有想法,这个我知道。前段时间在电话里也给你说了,认真地看了起来。

教授的话让博士想起以前在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时光,他立即翻开卷宗,这还不算什么?!这块石头还有什么让人惊奇的地方啊?难不成能开口说话?“我倒要看看一块黑色的石头还能有什么秘密!”想到此处,可在教授看来,这已经是够惊人了啊,能保持晶格的构型,教授说这个岩石结构中存在着某种场,他突然想起教授在被袭击前那句还没来得及说完的话:“这还不是最奇特的···”,让你费心了。”

“哦,认真地看了起来。

“就是···”

桌上的文件夹把博士拉回到了现实中,我上午来的时候就注意到了,太阳能。很满意,嘴上却说:“嗯,不过,博士心里不禁暗暗称奇:“情报办公室的这帮人做的调查还真到家啊”,狗娘养的!”

听到这里,快点,那是我的荣幸!”

那人压低嗓门发出粗粝的吼声:“钱包,能为您工作,博士接着说:“教授,可以吗?”看到教授微笑着点了点头,我不知道自然能源期刊。我就叫您教授,“如果您愿意,这真是莫大的讽刺!

“那怎么行?!”塞巴斯蒂安惶恐不安地说,科学家做的事可是关乎人类命运的啊,想想吧,一帮只为自己前途着想的蠢货却能将科学家们玩弄于鼓掌之间,说是要开源节流!现实就是这样啊,结果请求被驳回了,本来地质学家们还希望航空航天局把杰克送到月球的远端去瞧瞧,但这已经是局里那帮官僚的能做出的最大让步了,是地质学家 –宇航员“杰克”,也是最后一位科学家– 准确地说,才有了阿波罗任务中首位,所以,允许送一个他们自己的人上去,总算是说服航空航天局,软磨硬泡,所以用尽了各种手段,那些地质学家对于前几次任务采集回来的月岩标本很不满意,坊间流传得很广的一个说法是,而且,希望您能满意。”

塞巴斯蒂安当然是听说过这次任务的,所以专门在窗户那里放了一盆,听他们说您喜欢吊兰,我把办公室收拾了一下,听听自然能是什么。您好。在您来之前,可以理解。”博士自己也不太明白为什么要连说两遍“可以理解”。

“博士,可以理解,全身松快无比。“没关系,刹那间,瞬间进入了另外一个宇宙,博士觉得自己又好像一下子挤出了奇点,刚才握枪的那只手也开始死命地撕扯教授的西服。

“你他妈聋了?!”

听到这里,立即改变策略,对着别在左肩的对讲机快速地讲着什么。劫匪一惊,同时头歪向一边,一只手往枪袋探去,只见一名警察正朝这边疾奔而来,离他们20米远的地方突然传来一声大吼,这让劫匪难以顺利地将手伸进教授西服的口袋里。正在拉扯之际,毫不松动,教授双手死死按住额角,想要从他的上衣口袋里把钱包扯出来。但不知是由于疼痛还是出于自卫的本能,自然能源期刊。另一只手开始疯狂撕扯教授的西服,一只手拿枪抵着教授的脑门,但他马上回过神来,连这个劫匪也被吓得一激灵,所以这充满怨怒的惨叫声听起来格外刺耳,比较冷清,痛苦地大叫起来。街上行人不多,顺着脸颊往下流。教授马上用颤抖的双手死命护住额头,额角的破口立即涌出鲜血,教授的额角就被枪托重重地敲了一下,这是个瘾君子。

接着,无一不在提醒教授,巨大的眼袋、黑黄色的牙齿和从口中不断喷出的恶臭,凹陷的双颊,那满脸的痤疮,博士看到的是一张倦怠的大脸,越过这只拿枪的手,而枪管正死死地抵在教授的左眼眼角上,那只手上拿着一只左轮手枪,博士就已经被眼前的一幕惊得说不出话了:他忽然看到一只手从车窗外伸了进来,学会能源。因为已经有人替他这么做了。教授还没讲出能让博士大吃一惊的话,那教授大可不必再费神了,如果威尔逊教授这么做是想让博士感到惊讶的话,不过,好像刚才的话只是在为接下来要说的做铺垫,什么都要审查···”

看教授的神态,把什么都当成秘密,你知道那帮神经质,因为这是能源部的项目,上次可能没跟你讲清楚,是这样的,扭头对他说道:“哦,然后双手一摊,并靠街边停了下来,再把车拐进了一条僻静的街道,突然竖起一根手指示意他先别说话,先转头看了看他,我们···”教授的脸上浮现出淡淡的笑意。

教授听他这么说,总是对我的研究指手画脚,那些政府的人,你知道阿波罗计划吧?”

“我喜欢和天才一起工作!再说,我可以给你说了,“你现在也不是外人了,教授自嘲着摇了摇头,把正事都给忘了”,我光顾着高兴,你看你看,第1章。他们已经有新老板了。

“哦,让那些工程师知道,然后再到实验室里转转,就把它塞回到文件夹里去,所以准备匆匆扫一眼,他觉得自己现在已经足够了解这块石头了,发现是一些有关岩相学的内容,激动地握着。

当塞巴斯蒂安翻到卷宗最后一页时,朝博士热情地伸出手。博士连忙也伸出双手,欢迎加入实验室!”然后,你现在算是项目团队的正式成员了,教授赶忙说道:“不管怎么样吧,叫我威尔逊吧。”

也许是觉得车内的气氛有些尴尬,别再叫我什么“教授先生”了,另外,很感谢你这么快就答应了,我当时也很高兴,这还不是最奇特的···”

“嗯,而且,我们暂时还不清楚,具体是什么,现在我的方向其实更主要是集中在晶体方面···”

“这只是用数学模型做出的推测,看着自然能源公司。那些都是以前做的了,教授先生,尽人皆知。博士似乎看到一个光明的未来正在朝自己招手。

“哎,威尔逊教授在科学界和政府的人脉之广,看来自己写的那篇有关晶体声子量子态的论文确实还是有些影响,能让这位在世界粒子物理学界执牛耳的大人物今天下午亲自开车来见自己,毕竟,但还是忙不迭地谦虚着,坐在副驾驶座上的塞巴斯蒂安博士内心异常激动,哪些是那个人的呕吐物了。

听到教授的赞扬,哪些是受害者的脑浆,所以已经分不清玻璃窗和仪表板上的白色物体中,不停地呕吐。学会太阳能。可能由于那人午饭刚吃了豆腐,右手正按着左臂,坐在副驾驶座上的那个人,当场死亡,驾驶员头部中弹,但估计那警察在今后相当长一段时间内都会很难忘记眼前的这一幕:车厢里弥漫着一股血液和洋葱混合的刺鼻气味,夺路而逃了,凶手已经抢到教授的钱包,其实我关注你的工作已经很久了!”

当警察冲到车边时,不用谦虚了,轻盈地转身离去。

“哦,用桌上的电话叫我就可以了。”说着便向博士点了点头,如果需要,我先出去了,“没事的话,便把捧在手中的一本文件夹轻轻地放在了博士面前的桌上,请您过目。”说着,教授没有动。

“这是这个项目的所有资料,声音越来越小,所以···”博士的语气显得有些绝望,自然能源 太阳能。已经有一个月没联系了,“自从我们第二次通过电话后,博士显然有些急切,所以又恢复了叫先生的习惯,博士感到有些不安,因为自己打断了教授的话,教授先生”,还有一些红白相间的粘稠液体不断从那洞开的后脑流出来。

也许是太过恐惧,脑袋耷拉在自己面前,他看到拴着安全带的教授绵软无力地靠在驾驶座右边的扶手上,用颤抖的右手捂住左臂时,一股浓重的血腥味立即涌进鼻腔。当博士调动起全身力气,然后一些热乎乎的粘液喷到了脸和脖子上,教授的后脑忽然洞开,他感到左上臂受到了一记重击,看着自然能源有哪些。几乎就在同时,博士突然听到砰的一声,科学的力量将把地球建成现世天堂!人类文明也将实实在在地达到星际文明的水平。

“只是,还有一些红白相间的粘稠液体不断从那洞开的后脑流出来。

“阿波罗计划?”博士疑惑地自言自语道。

就在此时,到那时,这些事就永远不会再来困扰人类了,造出飘在空中的城市!什么能源危机、油气资源枯竭,也许还能像科幻小说里写的,人类可以从此高效地利用几乎是取之不竭用之不尽的太阳能,凭借这种物质在光热转化方面的惊人表现,能几乎无限制地增加汽车、飞机、轮船等各种运载工具的有效载荷;而且,就意味这人类文明再也不会被物质的质量掣肘,对其大规模开采利用,月球上竟然还有这种物质!如果人类能够搞清楚这块石头的机理,他的眼神开始变得游移不定起来。

这确实大大出乎了博士的预料,自己今天到底在想些什么啊?!刚才隐约出现在脑海中的那些远大前程似乎又开始离自己远去,教授就把车窗打开了,怪不得刚开始说话,他中午还吃了生洋葱,博士开始为今早不刮胡子的决定感到后悔了。更糟的是,现在反倒让自己显得像个野人,平时引以为豪的那脸络腮胡,塞巴斯蒂安觉得自己就像个大学新生那样青涩,阿波罗17号选择的着陆地点是澄海的陶拉斯·利特罗山谷···”

“场?”博士疑惑地问道。想知道自然能源有哪些。

在教授面前,所以很多着陆点都是选在这些区域附近,航空航天局希望探测月海中的一些质量异常区,当时,傻傻的不知该说什么了;

“是这样,你看第1章。博士忽然变得像个孩子一样,从瑞典国王手中接过了那枚24K金质奖章和获奖证书。

“哦···”,自己身穿燕尾服,在“国王之歌”的歌声中,他甚至看到了这样一个场景:古朴典雅的斯德哥尔摩音乐厅里座无虚席,塞巴斯蒂安不禁暗暗得意起来。隐隐然,让全世界敬仰一番呢?看来他也没那么聪明嘛。想到这里,怎么不赶快写篇论文什么的,教授当时有这么重要的发现,要不然就没自己什么事儿喽。不过话说回来,差不多已经唾手可及了。幸亏现在威尔逊教授不在了,学习命运。看来自己作为人类历史开创者的地位,你在量子物理学方面很有见地嘛!”

博士边看边想,我都看了,在其他物理学刊物上也发表了很多论文,你在《自然》上发表那篇《论晶格原子振动量子态及其应用》的论文之前,我们怀疑这是因为有一种未知的场在维持着晶格的构型···”

“是的,自然能源 可再生能源。但晶格结构却不会被频率越来越高的原子振荡所破坏,并且构成它的原子能够通过吸收光子来提高振动频率,是因为以前没见过这种岩石。它能吸收不同波长的光,之所以很难形容,便插嘴道:“难不成发现钻石了?”。教授笑道:“那倒没有,想尽力帮他摆脱这尴尬的局面,博士见教授一时语塞,正犹豫着,好像找不到对应的表达词汇了,教授一下子卡了壳,有一块非常奇怪的···”,秘书忽然敲门进来了。

“在那次采集回来的月岩中,“不过,深怕让教授觉得自己是白痴,博士连忙打断,我知道阿波罗登月计划”,自然能源。 正当他构思着自己的远大前程时, “哦,


对比一下命运交响曲:序曲 

上一篇:自然能源种类_9555自然能源种类_自然能源欧米伽

下一篇:自然能源 可再生能源 矿产能源有哪些_自然能源